首页 荷乙篮球赛 比利时建筑 尼泊尔文物意大利经济 芬兰军舰 加纳景区 埃及汽车 荷兰足球 荷兰军事 奥地利新闻 马其顿明星 匈牙利科学水果奶奶论坛热门电影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指南:想去欧洲怕人多 去这6个避世好地就行了

记者:admin 时间:2019-11-21 03:20  来源:未知
相关阅读意大利经济】:【意大利】经营领域不断扩大
奥地利新闻】:今日头条新闻苹果版
埃及汽车】:埃及工业与外贸部宣布对中国
荷兰军事】:男篮世界杯C组巡礼:兄弟交接
尼泊尔文物】:民间博物馆从合法交易市场买
意大利经济】:美国副助理国务卿帮办帕尔默
意大利经济】:山东高速与波黑塞族共和国签
意大利经济】:中非共和国总统图瓦德拉参观

  游客可以前往蒂诺斯岛北端的皮尔戈斯小镇(Pyrgos)探索岩雕艺术,在那里游客可以造访岩雕工作室,散步于风景如画的花径并在爬满紫红色三角梅的古老大理石雕刻前感悟人生。游客可以把心仪的石雕带回家,或者在皮尔戈斯镇小住一段时间,静下心来学习雕刻艺术。

  但如果不想置身于拥挤的人潮中欣赏文艺复兴时期的荣光,那就去一趟佛罗伦萨以西50英里(约合80公里)的卢卡(Lucca)吧。

  除此之外,瓦伦西亚还拥有很多特色建筑,中央市场以及科隆市场是20世纪欧洲早期现代主义建筑的杰出代表。这座城市还拥有西班牙首家现代艺术中心——IVAM现代艺术馆。El Carmen和Russafa等活力四射的社区则吸引了来自西班牙以及欧洲各地的艺术家,游客可以在此地找到很多画廊、咖啡馆并欣赏迷人的街头艺术。

  只有160万本地人口的巴塞罗那每年接纳的游客量高达3000万人次。不堪喧闹的当地居民甚至高举用加泰罗尼亚语写就的抗议标语——“这里不是海滩度假村”,在波光粼粼的地中海岸边组成人墙,面对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的游客开展抗议活动。

  同圣托里尼岛相比,蒂诺斯岛的海滩更为开阔,阳光普照下,碧绿的海面微微起伏。夕阳时分,前往蒂诺斯岛的山腰村庄观赏日落景致实乃人生一大乐事,静谧的氛围让人能用心感悟自然。

  清晨,你可以从城中最好的咖啡店Kikafe买一杯白咖啡提神醒脑,然后享用一份新鲜出炉的、满是夸克奶酪(quark,一种低脂凝乳奶酪)或罂粟籽的小圆面包,或是到附近的Dalaman面包店买一个美味的草莓哥拉奇挞(kolac tart)当早餐,接着再前往城外的圣山(Svty Kopecek),参观山上宏伟的“乙级宗座圣殿”(minor basilica)。从城中的公车总站乘坐11路公车,约莫18分钟就能抵达那里。

  长久以来,被誉为克罗地亚明星海滨城市的杜布罗夫尼克一直都在吸引各方游客到来,而自从成为HBO热门剧《权利的游戏》的取景地后,这里更是升级为炙手可热的“影视剧拍摄地朝圣之旅”打卡圣地。但过去十年间,由于好莱坞带来的聚光灯效应,加上游轮旅游业的扩张,就在杜布罗夫尼克的游客数量屡屡创下历史新纪录时,这座古城也变得不堪重负。在旅游旺季,这个原住居民仅有1千人的小镇每天要接待高达10倍以上的游客。201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此发出了警告,称杜布罗夫尼克的世界遗产地位岌岌可危,除非当地能出台一些措施,纾缓游客带来的压力。

  游客可以自行探索岛上的其他村庄,品尝美味洋蓟、刺山柑、鱿鱼墨汁面条以及当地奶酪,乳香风味的Castellano奶酪,以及带有浓重胡椒味的Kopanisti干酪是当地特产。

  从圭尼吉塔极目远眺,满眼都是托斯卡纳经典的红屋顶。诚然,卢卡可能没有诸如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Duomo)这样著名的地标性建筑,但来到这里和亚平宁山脉(Apennine Mountains)作伴,在散落于城中的中世纪塔楼之间“偷得浮生半日闲”,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代尔夫特是一座中世纪贸易城市,纵横交错的大运河环绕着这座古老城镇,几条狭长的运河穿过保存完好的老城区。游客可以在游船或明轮船上欣赏沿岸景致。代尔夫特的游客主体是荷兰人,这里的生活节奏缓慢。每到夏日周六,其露天古董市场总能吸引各路寻宝人前来淘宝。

  自去年10月以来,荷兰旅游局已暂停对阿姆斯特丹开展旅游宣传工作,并鼓励游客游览其他荷兰城市。

  到了晚上,你会发现城中心冒出了许多热闹的酒吧。在旧时的Masne Kramy肉类市场里就开办了十几家深受学生喜欢的酒吧。如果想品尝鸡尾酒,可以去Gin & Tonic Bar(又名47 OPIC),这里提供267种杜松子酒,还有大约40种不同品牌的奎宁水。

  在众多目的地中有两个临近地区可以同时参观:代尔夫特和10英里开外的荷兰政府所在地——海牙(这里也是皇家法院的办公地)。游客可以避开旅游大军,在这两座宁静的城市参观各类博物馆,在运河上荡舟闲话,欣赏原生态北海海滩景象。

  游客其实可以在基克拉迪群岛(Cycladic)中的蒂诺斯小岛(Tinos)发现希腊的淳朴一面,小岛迷人的日落景象以及壮美的悬崖景观丝毫不比圣托里尼岛逊色。

  卢卡位于托斯卡纳西北部的塞尔基奥河(Serchio River)河畔,以其保存完好的城墙而闻名。环形的护城墙围绕着古城中心,始建于文艺复兴时期。后来,这座长达2.5英里(约合4公里)的防御工事被改造成位于高地的林荫道公园,从这里可以看见绿色的壁垒和红屋顶。这座美丽的小城曾经是繁荣的丝绸贸易中心,现在则受到了多部电影和电视节目的青睐,电影《淑女本色》(The Portrait of a Lady)、汽车节目《巅峰拍档》(Top Gear)等都曾在这里取景拍摄。

  奥洛莫乌茨的住宿条件也可与布拉格的相媲美,至少在经济型酒店方面是这样的:比如走高档路线的旅舍Long Story Short主打简约设计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设计酒店一样。2017年,布拉格的精品酒店苏菲小姐(Miss Sophies)也在这里开设了第一家分店。

  如果提到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和历史,佛罗伦萨的地位显然无可匹敌。这里是托斯卡纳大区的首府,汇聚了众多艺术家和建筑师的大师级作品,比如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的“大卫”雕像、乌菲齐美术馆(Uffizi)和布鲁内列斯基(Brunelleschi)建造的穹窿顶。当然,这里同样游人如织。

  夕阳西下后,不妨来到位于古城北门旁的堡垒,坐在露台上尽情享受一顿本地的海鲜大餐,然后再穿过小巷和广场,回到古城正门。此刻,你会发现这里出现了更多打盹的猫咪,也会看到一些踢足球的小孩,以及在户外餐桌旁畅饮Niksicko啤酒的水手。

  古城里有许多教堂,教堂外有东正教的牧师在与堂区教徒们聊天,鹅卵石街道则被娇媚的猫咪霸占了(这里甚至还有一间猫咪博物馆)。登上游船前往海湾,可探访岛上的圣母岩教堂(Our Lady of the Rocks)。而回到古城后,不分白天夜晚,都可自由踱步于科托尔的建筑群中,细细品味老建筑的魅力,比如在城中央就有一座始建于1602年的钟楼。

  2017年,阿姆斯特丹接纳游客1900万人,这比荷兰全国总人口还多上200万人。其大街小巷挤满了背包客,在夏季的周末夜晚,狂欢人群往往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救援人员根本无法赶到派对现场对晕厥的游客进行抢救。

  目前,古城已经为此采取了一些对策。一项名为“尊重城市”(Respect the City)的护城运动就对浩浩荡荡的游轮旅客作出了限制——每年有120万游客造访当地,其中游轮旅客占了60% ——规定每天上午和下午只能各安排4千人上岸游览。

  当然,你绝对值得到被誉为百塔之城(The City of a Hundred Spires)的布拉格好好游览一番。不过,如果你确实感觉忍受不了喧闹的人群,那就不如去奥洛莫乌茨(Olomouc)走一走。这座城市位于摩拉维亚地区(Moravia)东部,距离布拉格大约有两小时车程。和布拉格一样,奥洛莫乌茨也被列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城内不仅有叹为观止的哥特式和巴洛克式建筑,还有一座著名的天文钟。但与布拉格有所不同的是,这里的游客仍然相对较少。拥有10万常住居民和2.1万名大学生的奥洛莫乌茨仿佛缩小版的布拉格,在这里既能看到历史和建筑,也能体验大学城的欢乐气息,还可以到不错的食肆里大快朵颐一番。

  近年来,圣托里尼岛由于旅游业过度开发而饱受困扰。当地政府一直在努力解决过度旅游问题,其主要措施是将邮轮的日客运量限制在8000人以内。今年希腊的旅游业预计会再创新高——2018年共有3300万游客涌入这个半岛国家——旅客应该掂量一下,为了拍摄一张日落斜阳的照片而置身喧闹人海到底值不值得。

  回到城里后,记得到霍尼尔广场(Horni Namesti)的三位一体圣柱(Holy Trinity Column)前拍照留念。当年,人们为了庆祝瘟疫得到平息而修建了这座巴洛克式建筑。在它附近还有一座天文钟,最初于1422年前完成,后来在1955年经历了重建,由此展现出比较明显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风格。

  照片里的夕阳景致可谓静谧而美好,但镜头外成百上千汗流浃背的游客正挤在狭窄的街道上,踮起脚尖伸长双臂希望定格下美好瞬间。

  打开菜单,你会发现人们喜欢用新鲜的鸡蛋意大利面搭配兔肉酱(rabbit ragù)——若更高级的话,还会佐配夏天的松露,而点缀着葡萄干的布拉切托环形蛋糕(buccellato)也是当地人喜欢的食物。(有一位美食作家曾宣称,卢卡的特色佳肴堪称是托斯卡纳一绝。)

  这座小城可能和佐治亚州雅典城(Athens, Ga.)的摩拉维亚风格不完全相同,但值得留意的是,创立于雅典城的R.E.M.乐队曾在歌曲《Disappear》(消失)中提到了奥洛莫乌茨。如果布拉格的人实在太多,跑来奥洛莫乌茨“消失”一阵子,想必会是更好的选择吧。

  Volax村位于蒂诺斯岛的中心地区,这里巨石林立,犹如仙境。在希腊神话中,蒂诺斯岛是“风神”Aeolis的故乡。蒂诺斯岛西面悬崖上布满了雍容华贵的绿色大理石,为白金汉宫以及卢浮宫提供了优质建材。

  和每一座大学城一样,这里也有一批经济实惠的餐厅。捷克正在掀起一股越南美食热潮,而在奥洛莫乌茨就有好几家不错的越南餐馆,比如在店面宽敞、环境舒适的餐厅Codo就能品尝到美味的越南河粉、新鲜的春卷和香气扑鼻的烤肉米粉(bun cha noodle)。

  1888年巴塞罗那政府为了举办万国博览会,将一座宏伟的古堡改造为城市公园,自那以后市政官员不断兴建博物馆等公共设施,将这座城市打造成一个富有文化底蕴的旅游胜地,吸引来大批游客。当地居民也因此受益,旅游业的发展使得巴塞罗那的基础设施日渐完善,并让原本萧条的旧城区迎来新生。1992年的夏季奥运会以及2004年的世界文化论坛为巴塞罗那注入了青春与活力,使得荒废的城市海岸线变成游人如织的黄金海岸。

  始建于15世纪代尔夫特新教堂(Nieuwe Kerk)的376级旋转楼梯可能会让许多参观者望而却步,但登高望远,畅意抒怀的体验绝对不会辜负每位登塔人。在晴朗的日子里,从塔顶放眼眺望似乎能把整个荷兰南部尽收眼底:鹿特丹的天际线清晰可见,海牙建筑林立,港口处停放着各式帆船,远处郁金香花田隐约可见。

  上世纪中期,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涌入荷兰,他们也将家乡风味带到这片土地,如果你想品尝各地美食,可以来到海牙庞大的露天市场,在这里你可以买到正宗的希腊橄榄、土耳其水果以及苏里南特色菜——bakabana油炸大蕉,滨海城市当然不会缺少海鲜,荷兰船队在距离露天市场不远处拥有一个港口,活蹦乱跳的鱼儿都是刚刚从那里运过来的。

  有一家名为Entrée的餐厅凭借种类多、份量小的系列料理在当地收获了很高的人气,在这里花大约50美元,就能品尝到五道精致小点(不包括饮料)。

  一日游、游轮旅行、民宿服务、廉价航空,这些因素使得欧洲热点旅游城市人满为患。但如果你提前做好攻略,有许多好去处可以让你独享异域风情。

  虽然这座圣殿目前正在进行翻修,但内部的收藏空间仍然向公众开放,你可以在这里欣赏到巴洛克时期著名艺术家的大量绘画及雕塑作品,展品之多,蔚为壮观。

  对于21世纪的瓦伦西亚人来说,沙滩不再是争夺海上霸权的疆场,而是一种值得慢慢品味的生活方式。为了举办2007年和2009年美洲杯帆船赛,这座城市还专门修建了新港口,拉斯阿雷纳斯水疗度假村(Las Arenas Resort and Spa)则掀起一阵高档酒店开业热潮。

  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Mauritshuis)是这座城市最为著名的博物馆,馆内收藏了《戴珍珠耳环的女孩》原作、法布里蒂乌斯的《金翅雀》以及伦勃朗的系列画作。游客还可以参观毗邻的中世纪皇家宫廷——Binnenhof,目前这座建筑是市政府的办公地点,部分区域提供观光讲解服务。海牙市立博物馆(Gemeentemuseum)以藏有大量现代派大师蒙德里安的作品而闻名,馆内还收藏了埃德加·德加、莫奈、毕加索和梵高等大师的作品。位于前美国大使馆旁边的埃舍尔博物馆(Escher in Het palis),让参观者可以一窥这位平面艺术家的精神世界。

  蒂诺斯岛距离圣托里尼岛约2小时船程,距米克诺斯岛(Mykonos)约半小时船程。小岛游人稀疏,是体验传统希腊生活的好去处。岛上小村庄星罗棋布,隐藏于内陆地区,在海盗横行的时代保护村民免遭洗劫,岛上的山巅及峡谷地带还遗留下一套发达的信鸽驿站网络,这是18世纪的信息高速通道。蒂诺斯镇中心的Panagia Evangelistria教堂是世界上著名的朝圣地,里面供奉的圣像据说非常灵验。

  中心城区草木葱茏,呈带状分布的城市公园是休闲散步的好去处,带状区域曾是Turia河河床,1950年代爆发严重洪灾后,地方政府对河流进行改道,并将这个地区打造成公共活动中心。由当地建筑师Santiago Calatrava设计的瓦伦西亚艺术科学城坐落于公园一角,其造型前卫的歌剧院、科学博物馆以及水族馆(欧洲最大)总能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

  视野中唯独看不到阿姆斯特丹,这座热门旅游城市运河环线,众多博物馆及活力四射的夜生活,让其成为荷兰最具吸引力的城市。但对许多游客来说,拥挤的人群以及间或发生的闹事行为,无疑会给旅程留下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

  代尔夫特以蓝瓷闻名。始建于17世纪的皇家代尔夫特蓝瓷厂是镇上仅存的一家传统瓷器厂。巧手工匠遵循传统捏制工艺及手绘技巧,不断出品精美瓷器。游客可以参观工厂并观看演示。

  想要体验精彩夜生活?可在复活节到10月间,前往席凡宁根(Scheveningen)海岸休闲区参加酒吧派对,每年的这段时间,在7英里长的北海海滩上75家沙滩酒吧总是吸引来大批游客。(如果你想探索荷兰的狂野海岸,附近的Oostduinpark公园是远足的绝佳去处)。

  想要细细品味地中海大都市的魅力,不妨沿海岸线英里外的西班牙第三大城市——瓦伦西亚(Valencia)。作为古罗马军队驻地,它与巴塞罗那都曾被高耸的城墙包围,老城区内布满了迷宫般的巷子,古老的建筑物向游人述说往事云烟。漫步于瓦伦西亚大街上,随处可见风格各异的宏伟建筑。始建于13世纪,完工于18世纪的瓦伦西亚主教堂更是糅合了罗马式、哥特式、文艺复兴、巴洛克等建筑风格。崇尚传统建筑的纯粹主义者一定要参观修建于15世纪的丝绸交易所(于1996年载入《世界遗产名录》),雄伟的哥特式建筑杰作让游人得以一窥当年这座通邑大都的繁华与富足。

  显然,一望无际的沙滩、世界级文化、美食佳肴、独特的建筑风格外加每年超过300天晴天会让任何一座欧洲城市成为热门旅游地点。但瓦伦西亚似乎是被外界遗忘的桃源胜地,这里没有匆忙赶场的游客大军,与那些随处可见遗弃矿泉水瓶的著名地标不同,瓦伦西亚保留了几分宁静与从容。

  但从2019年开始,旅游业的过度开发使得巴塞罗那不得不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巨型游轮每天将成千上万的一日游游客运抵这座城市,许多居民纷纷把自家房屋改造成Airbnb民宿之类的短租公寓,游客的涌入使得这座城市变得喧闹不安,一些不良现象也由此滋生。漫步于巴塞罗那大教堂附近的小巷内,嘈杂的音乐声不绝于耳,寻找刺激的游人纷纷聚集于此参加泳衣派对。

  根据捷克统计局(Czech Statistical Office)的数据显示,2018年的游客人数就达到了790万(其中许多游客来自捷克的其他地区),同比增长3.2%。虽然游客数量在持续增长,但这座捷克的首都之城经常人如潮涌,尤其在德罗哈(Dlouha)这种以夜店派对出名的街道上更是人声鼎沸,因此当地政府不得不开始试图限制夜间噪音音量和公众场合的饮酒问题。

  位于希腊圣托里尼岛北端的伊亚小镇(Oia)的落日景象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值得被发到Instagram的景:橘红色的太阳沉入蔚蓝海面,天空云影模糊,如珍珠般泛着微光,悬崖边上村屋的白色外墙被火烧云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

  在夏季前往席凡宁根同样也能感受到阿姆斯特丹狂热的夜生活??Iamexpat

  不仅如此,一盘简单的tordelli lucchese同样也能带来无限的满足感——这是一种带肉馅的意大利面食,表面覆盖着肉酱,在当地每一家餐厅的菜单上都能找到它的身影。在夜晚沿着古老的石头小巷漫步,又或是在某个清晨来到14世纪用砖石砌成的圭尼吉塔(Torre Guinigi),站在塔顶的7棵橡树旁远望,都是令人难以忘怀的幸福时光。

  2018年,这座拥有38万人口的城市接待了超过1000万游客。在炎炎夏季,想要穿过拥挤不堪的城中心,就如同爬行的蜗牛一样缓慢。

  圣托里尼岛以火山景致闻名,而蒂诺斯岛也独具风情,其嶙峋山脊以及独特的岩层结构可谓一大奇观,小岛出产的纯白大理石自古以来就是建造房屋、拱门、街道、教堂以及喷泉的极佳材料。

  克罗地亚的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和黑山共和国的科托尔(Kotor)都是亚得里亚海(Adriatic)沿岸的迷人古城,两地相距大约60英里(约合97公里),均被城墙所环绕且旧时都被威尼斯统治过。不过,前者早已成为人满为患的旅行热门地,而后者的独特魅力还有待发掘。

  电影《戴珍珠耳环的女孩》,使当地伟大画家Johannes Vermeer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大批国际游客纷纷来到代尔夫特以追寻这位艺术家的足迹。游客可前往中心广场附近的Vermeer Centrum Delft纪念馆了解更多关于这位17世纪画家的生平事迹及绘画作品。另一家博物馆——Prinsenhof Delft museum则收藏了许多16—17世纪间的精品荷兰油画。

  但卢卡最吸引人的,并不是这里的美景和演出,而在于蕴藏在寻常生活中的小乐趣:这些乐趣隐藏在意大利最好的手工冰淇淋店Cremeria Opera,浅尝一口榛子冰淇淋就会让人快乐不已;这些小乐趣也会在你租自行车沿着城墙一路骑行时,伴着凉爽的微风扑面而来;又或者,当你晚上坐在圣米迦勒广场(Piazza San Michele)享用鸡尾酒时也会感觉到它的存在,望着广场上宏伟的罗马式教堂——“集市广场上的圣米迦勒教堂”(Church of San Michele in Foro),还有12世纪的钟楼,让人不禁想再点一杯金巴利鸡尾酒(Campari Spritz)。

  探索奥洛莫乌茨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在步行区悠闲漫步,然后钻进偶遇的建筑里一探究竟。奥洛莫乌茨大主教区博物馆(Olomouc Archdiocesan Museum)以其时尚、现代的设计而屡获殊荣,馆内有少量宗教艺术藏品,包括几个造型古怪的圣物箱和华丽的圣体架,还有17世纪冯·特罗耶斯坦主教(Bishop von Troyerstein)的镀金马车。

  作为贾科莫·普契尼(Giacomo Puccini)的出生地,这座小城格调高雅,音乐也在这里拥有至高的地位。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作曲家,每年3月到10月,圣乔凡尼教堂(Church of San Giovanni)每晚都会举行各种类型的音乐会,包括气氛怡人的独奏会和管弦乐团表演。每年夏季,拿破仑广场(Piazza Napoleone)也会举办卢卡夏季音乐节(Lucca Summer Festival,属于一年一度的户外音乐会系列),而每到这时,整个小镇都会沉浸在音乐之中。今年的音乐节将于6月28日到7月29日举办,届时Macklemore、加奈儿·梦奈(Janelle Monáe)、艾尔顿·约翰和斯汀等明星都会来此献唱。

  如果觉得杜布罗夫尼克依然人山人海,那么不妨考虑去就近的科托尔一游。科托尔拥有峡湾景色,依山傍海,并且和杜布罗夫尼克一样也是古城。这里有一座始建于12-14世纪的古堡,城内教堂林立,随处都能看到咖啡馆和红屋顶。2018年,将近有14万游客造访科托尔,但这和杜布罗夫尼克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

  科托尔距离黑山共和国首都波德戈里察(Podgorica)和杜布罗夫尼克的机场均有90分钟车程,而后者的航班较前者更多。离开古镇,加入“权游迷”的行列很是方便——当然,想要摆脱他们也很容易。

  在中欧和东欧,很少有国家的首都能像布拉格一样,既拥有如画般完美的建筑,也有充满活力的夜生活。老城区里的许多酒吧都会一直营业到深夜或拂晓时分,比如在Le Valmont这种醉生梦死的地下酒吧,派对通常会一直持续到天光。

  科托尔简直就是健身爱好者的天堂。想要登上高约900英尺(约合274米)的圣约翰山(St. John’s Hill)造访圣约翰城堡(St. John’s Fortress),得沿着护城墙边的崎岖石梯一路往上爬才行。城堡四周一片静谧,从这里可远观海湾之上的落日余晖。除了这段防御工事,还有一条被称为“科托尔之梯”(Ladder of Kotor)的蜿蜒山径,这条小径百转千回,一直延伸至海拔约3000英尺(约合914米)的高处,沿途大约共有70个急弯道。

.
【编辑:admin】
阅读推荐